阿枣枣_

哪怕无人为我加冕,我仍愿许你情长。

致茶深《风眼》

那是一份或许不能开花结果,但却也长久地生长着生长着的情感,仿佛水上的涟漪,自激荡的那一瞬开始延伸到无限远,仍然保留着那份细微的震颤。

紫卿||断简:

写给《风眼》


 @茶深||虎尾春冰 


【说起来终于不用怕剧透啦w不过看自己的文评觉得我的逻辑果然还是不太清楚……】


 


事实上《风眼》是我所看过的第一部托尔金同人,某种意义上,因为要校对这一篇所以我才跑去看了五军之战,从此掉进坑里一去不复返。


假如要我用一些词来概括这个故事,我大概会用“追逐”与“挣扎”。


这篇文章的开头就给人一种浅浅的冰冷感。被关闭的门,追逐的身影,独自长大的幼精灵,只在臣民想象中的父慈子孝。但是这又非全然的冷峻,因为在一个小精灵的世界中,付出了希望就应该能收获一份希望不是吗?莱格拉斯是那样奋力地追逐着,那个逐渐长大的小小身影让人不自觉地心生爱意,于是不知觉间,你的视线就和他的合在一处,看着他父亲的背影,怀着一点点小小的希望,仿若一点点幽明的火光,向前奔跑着。因为那点小小的火光一直燃着,所以看出来的世界也还是光亮的,在莱格拉斯一天天长大的同时,似乎和那个背影离得越来越近了。要我来说,甚至透出了一些茶深笔下的,曾经的那些甜蜜的故事的影子。那丛飞溅一般的锦葵,那双开始注视他的冰一样的眼睛,那两把刀,那些一起走过的训练场走廊会议厅,还有那些终于肆意奔流的委屈的泪水,那份无言而温暖的哀愁,那份不期而至的救赎。


我以为冰即将融化,纵使还有碎片漂浮在水上,我以为它会融化的。


然而那只是冰冻三尺下的小小一角。


瑟兰迪尔说:“我只是想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瑟兰迪尔说:“有些东西不是你喜欢,它就属于你。”


于是我知道,冰还在那里,而在深深深深的水下,还有我看不见的暗流涌动。


我看到莱格拉斯独当一面,我看到战斗将他磨砺得坚定,而他还保有自己的温柔,我看到他终于得到那句“你是我的骄傲”的肯定,我看到他的父亲称他为珍宝。也是在这时我感到追逐与被追逐的角色开始悄然变化,莱格拉斯的心里开始萌生对自由,对守卫家园的向往,而他的父亲渐渐开始想要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就如同文中所说,拉锯战。一切情感如此幽微难明,但它们就在那里,随着那个渐渐临近的舞会,那个被一次又一次追问的爱的问题,要掀开自己的面纱。


那是即将汇聚的漩涡,那是山雨,那是席卷万物的飓风。


“您就不能爱我吗?”


我想这个时候的莱格拉斯,应该是带着那份有点发狠的笑容的。情感在齿间咬碎揉成字句,又被缓慢吐出。再没有什么避而不谈的契机,他带着战士的气势步步进逼,他要一个回答。


飓风就此来临,而风眼中寂静如死。谁又能在其中偷得苟安,他们最终都要去面对它的撕扯,在飓风中伸长了手臂,去抓那份遥不可及又近在咫尺的渴求。


那是爱吗?事实上,我更倾向于认为它是介于爱情和亲情之间的一种渴求(其实它们又哪里有明确的界限了?),单纯地想要把自己的身影刻印在对方眼睛里。对于莱格拉斯来说,瑟兰迪尔是他的父亲,是他理应当想着去超越,想要平等地站在他面前的人,而瑟兰迪尔的承认又是他最应当得到的荣誉。他有什么理由不去要这个人的目光呢?


于是他们以爱为剑开始一场战争,彼此寸步不让又希望着从对方手里得到更多,剑刺过留下不出血的伤口,只有越埋越深的隐痛。


离开吗?离开吧!


追逐与被追逐的角色终于转换完成,瑟兰迪尔开始费尽心思束缚他的儿子,他们之间彼此较量,笑容与话语都仿佛最甜的蜜糖和最锋利的毒箭。以爱为名彼此折磨彼此报复,最后两败俱伤无人为王。


所以五军之战的相关剧情并没有多么热烈高亢,反而呈现了一种近似于宁静的气氛。长久的交锋拉锯后爱情将化作一种失望,无人担得起它压下来的那份重量。所以莱格拉斯说,我也可以只是您的儿子。


那是一种全然的疲惫。


其实这是一个几乎要BE的走向了——但也许就如茶深所说,她最后还是输给了爱。


因此那个眼中疲惫又温柔的精灵还将回到那里,进行一个新的开始或是去画上一个句点,又或许只是保持着这种若即若离的状态。这个结局并不甜蜜,但是对我来说足够了。他们对望着,对望着,直到世界都终结。那是一份或许不能开花结果,但却也长久地生长着生长着的情感,仿佛水上的涟漪,自激荡的那一瞬开始延伸到无限远,仍然保留着那份细微的震颤。


于是又想起那支著名的探戈舞曲《Por Una Cabeza》,一步之遥。他们如此贴近,却又如此遥远。但是他们又将踏着这鼓点共舞,指尖交缠着指尖,胸膛紧贴着胸膛,再没有人能比他们离彼此更近,在轮舞中他们无法被分开。


 


最后,我有没有说过我觉得第一章和最后一章的题目棒极了,他们放在一起没有比这更带感的了!


 


—————————————


再加一点自己关于洛蒂亚尔的想法吧。


 


一直觉得其实洛蒂亚尔有茶深本人,或者各路莱格拉斯亲妈粉的影子在,因为她是那样深地爱着莱格拉斯啊。


无论父亲是否背影相对,无论遇到什么迷惘与挫折,有洛蒂亚尔在的时候就会觉得松一口气,她怀抱着爱而来,给渴盼着看到爱的我们一点安慰,而她又不会阻碍莱格拉斯追求的道路,她支持他,给予他爱,让坚石围绕暗流深涌的密林王宫温暖一些。无论那对父子承认与否,她都在莱格拉斯的生命里承担了近似于母亲的角色,在他年幼的时候引导着他一步一步地走下去,追上去,向着自己所想要的东西迈进,纵使前途艰难,但是她总在那里,带着温暖的微笑,看着他,并为他扫除一些障碍——我想确实她做了一些瑟莱两父子都不能做的事情。瑟兰迪尔因为雅达雯朵而不愿给出的爱,洛蒂亚尔来给,她推着固守过去那一份伤痛自我惩罚又惩罚着莱格拉斯的精灵王去看,去爱他的儿子,她帮助舞会上直面爱这一无解难题的莱格拉斯化解第一支舞的尴尬,而直至最后,她的生命,某种意义上再度连结了那对父子。


就算她作为OC必然死去,她也已经在莱格拉斯的生命里留下了痕迹,像是新叶初生时叶脉中流淌过的一滴水,她是莱格拉斯之所以为莱格拉斯——那大自然深邃与纯净的结晶——而不是其他人的原因之一,她是莱格拉斯所不能抹去的温暖的影子。


 


因为她是那样深地爱着莱格拉斯啊。